短篇小說《封鎖》:永遠不要相信,一個在你面前吐槽婚姻不幸福的男人

珮珊 2022/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讀完張愛玲的小說《封鎖》,我的腦袋里總有一個疑問:為什麼起名叫「封鎖」呢?

這是一個很沉重的詞語。

表面來看,故事確實發生在封鎖時段 ,電車無法正常運行,車里的人姿態各異,心思浮動。

然而,在我讀第二遍的時候,終于懂得,封鎖,不僅僅封鎖了電車,也封鎖了人的內心。

一個塵封已久,沒有愛情垂簾的女子心。

一個被世俗封鎖已久,行尸走肉一般,日復一日重復生活的男人心。

可我今天想討論的,卻是這個被封鎖已久的男人,在特殊時間階段,做了一件多麼功利的事。

在他看來,無傷大雅, 不過是一個正常男子對一個女子的調情罷了,卻有一個女子當真,從此愛得不可自拔。

不得不佩服,在《封鎖》這部短篇小說里,男人玩婚外感情的那點套路,都被張愛玲寫透了。

未婚女孩們,得睜大眼睛來看看,你們眼中的老實可憐、婚姻不幸福的男人,都是如何一步一步地攻破你的芳心,得到你的同情,虜獲你的靈魂,讓你愛得無法自拔,以為全世界只有你才能拯救他。

一:嫌棄妻子,吐糟婚姻不幸福,骨子里覺得妻子配不上自己

男主人公呂棕楨,和大多數老實本分的中年男人一樣,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早出晚歸,掙錢養家糊口。

日子一天天過著,從他接受母親的婚姻安排開始,他就歿了,沒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靈魂。

年輕時,他覺得妻子貌美如花,是個可愛的女人,可誰曾想,時間久了,妻子的缺點全都暴露出來,就連母親都和她不合。

嗯,都是妻子的錯。

他開始嫌棄妻子,骨子里覺得妻子配不上他。

但又無處可發泄,這份壓抑讓他喘不過氣來,能怎麼辦呢?最大的女兒都已經13歲了,他已經步入中年,婚姻不幸福,都是妻子的錯,自己不該和她結婚。

自己是個大學生,有體面的工作,在銀行當會計師,而妻子,沒文化,小學都沒畢業,哪里配得上自己。還為了買物美價廉的包子,吩咐他到彎彎扭扭的小胡同里去找,一點也不考慮會丟失了他的身份。

「她一點也不為他著想------一個齊齊整整穿著西裝戴著玳瑁眼鏡提著公文包的人,抱著報紙里的熱騰騰的包子滿街跑,實在不像話。」

都怪自己當初年少不懂事,以為妻子只要貌美就行,沒文化也沒關系,女子無才便是德嘛。

「她----她那脾氣-----她連小學都沒畢業。」

嫌棄之情,充斥著整篇小說。

二:為了報復妻子,發泄婚姻不滿情緒,故意調情吳翠遠

如果不是遇到封鎖,電車停止,又很不巧地遇上太太的表侄,呂宗楨大概會一直當個「老實人」,直到歿。

但,表侄這個人實在討厭,窮,又迂腐,盯上了他13歲的大女兒,想通過聯姻的方式,獲得資源,從此走上人生巔峰,改變命運。

呂宗楨這種老男人,怎麼會不懂年輕男人的心思,看不起他,又甩不掉他,怎麼辦呢?

那就來故意和女人搭訕吧, 嗯,就吳翠遠坐得近,又看起來安靜,不帶危險,就是她了。

一來,表侄識趣的話,就不會來打攪表叔的「好事」,二來可以氣一氣妻子,表侄一定會回去向表嫂打報告。

這樣一來,呂宗楨報復妻子的目的就達到了,只不過,有點曲線救國的意味。

只是,吳翠遠這樣一個無辜的女孩,白白被欺騙了。

世間,又有多少女子,像吳翠遠那樣,被男人帶有目的性的吐槽、發泄婚姻不滿,而哄騙得團團轉。

而「吳翠遠們」卻誤以為,他愛我,不然,為什麼會只找我傾訴、吐槽,而不是其他人。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信任我。

三:甜言蜜語夸贊吳翠遠,一步步攻破她封鎖的內心

女孩們永遠不要相信一個在你面前夸贊你漂亮,又吐槽自己婚姻不幸,妻子不好的已婚男人。

不信,你看看呂宗楨是如何一步一步攻破吳翠遠封鎖的內心的。

吳翠遠,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單身女子,25歲,沒談過戀愛,雖美,卻沒有特色。

「她長得不難看,可是她那種美是一種模棱兩可的,仿佛怕得罪了誰的美,臉上一切都是淡淡的,松弛的,沒有輪廓。連她自己的母親也形容不出她是長臉還是圓臉。」

在家,過得憋屈,父母早年為了培養她,當了老師,原以為會得到榮譽,結果卻發現,女子得到文憑不如嫁個有錢老公更有用。

在學校,她也過得憋屈,誰都看不起她,學生們紛紛憤慨「用中國人教英文,何況是沒有出過洋的中國人!」

無論是外在還是精神層面,都無法得到認可,她自卑、不自信,有氣同樣無處可發泄。

可是,就在這封鎖的時候,突然有個陌生的男人,來夸贊她,長得漂亮,對她各種恭維。這可是從未有過的待遇。

「后來你低下頭去從皮包里拿錢,我才看見你的眼睛、眉毛、頭髮。」拆開了一部分一部份地看,她未嘗沒有她的一種風韻。

她開始笑了。吳翠遠第一次被呂宗楨攻破了防線。

你看,再嚴肅、保守、正經、恪守家庭禮教的女孩,都經不起男人對她外貌的夸贊。

表侄看見表叔和女人搭訕,也就很識趣地走開了。

呂宗楨見表侄一走,立即就將手從窗戶里抽回來。

可吳翠遠卻誤以為是自己端凝的人格感化了他。

女人,總愛用自己的單純思維去衡量男人,以為男人是對自己尊重和喜歡,其實不過是逢場作戲。

四:博得同情,得到吳翠遠的愛情后,又假裝替她著想

為什麼我說,男人玩婚外感情的套路,都被張愛玲在這部小說里寫透了呢?

你看,在前面三個步驟的前提下,表侄已經走了,呂宗楨氣走他,也間接氣老婆的目的本來已經達到,也該做回他那個老實的姿態了。

但他沒有。他見吳翠遠年輕單純,繼續聊,夸贊她美貌還不算,還夸她年輕,再則夸她文化水平高。

進而,吐槽自己不幸的婚姻,吐槽工作辛苦,也不知道為誰而忙,覺得自己是個無家可歸的可憐人,這一切的不幸都是因為娶了一個文化水平低的妻子的緣故。

句句話都在間接表達:要是我有一個像你這樣文化水平高,又同情我寬宥我包容我的妻子,我就不會這麼可憐了,我就不會這麼憋屈了。

「忙得沒頭沒腦。說是為了掙錢罷,也不知道是為誰掙錢的。」

「我太太-----一點都不同情我。」

「我簡直不懂我為什麼天天到了時候就回家去。回哪兒去實際上我是無家可歸的。」

「你不知道她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

「當初我也反對來著。她是我母親訂下的。我自然是愿意讓自己揀,可是,她從前非常的美……那時我又年輕……年輕的人,你知道……她后來變成了這麼樣的一個人----連我母親都跟她鬧翻了,倒過來怪我不該娶她。」

呂宗楨這一番牢騷,終于打動了吳翠遠的心,他需要一個懂他的女人,同情他的人。他竟然將她說得臉紅了,這是一個男人的勝利。竟然還有女人為她臉紅心跳,可見他的手段之高明。

見吳翠遠已經愛上他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又進一步地去攻破她的最后一道防線----她的家庭。

呂宗楨發泄了一通自己對婚姻的不滿后,就說: 「我打算重新結婚。」

這讓吳翠遠誤以為他要失婚。

他又說: 「我不能夠失婚。我得顧全孩子們的幸福。」

他不可能失婚,因為他要考慮孩子,他是好爸爸,他得扛起這個責任。

這讓外面那個女孩,原本燃起的希望,又失落一點。

他的根本目的就是,在不失婚的情況下,既要紅玫瑰,也要白玫瑰。

不幸,都是妻子造成的,與自己無關。

但,咱們未婚女孩,還得懂得已婚男人的真實心理活動。

宗楨道:「我預備將她當妻子看待。我-----我會替她安排好的。我不會讓她為難。」

男人的嘴,永遠像抹了蜜,甜得不行。

張愛玲說:「戀愛著的男子向來喜歡說,戀愛著的女人破例地不大愛說話,因為下意識地她知道:男人徹底地懂得了一個女人之后,是不會愛她的。」

見翠遠已經有意向和自己在一起,被自己說動心了。

宗楨又去試探她的家庭,看看她的態度: 「你不是自由的。即使你答應了,你家里人也不會答應的,是不是?」

「我不能讓你犧牲了你的前程!你是上等人,你受過這樣好的教育……我-----我又沒多少錢,我不能坑了你的一生!」

終于,把吳翠遠說哭了,他知道她的軟肋。她的家人不會答應的。

但吳翠遠偏要氣氣她的家人,家里人要她嫁給有錢人,她偏要選擇一個沒錢還有老婆的男人,只為出一口氣。

當封鎖開放,一切回歸正常時,吳翠遠才恍然大悟,剛才不過做夢一場。

以為給了電話號碼他,就會打過來麼?不!

當封鎖開放,一切回歸原本生活狀態后,呂宗楨還是呂宗楨,還是那個外表老實,有著體面工作,內心對妻子有一百個不滿意的中年男人。

而吳翠遠,早已不再是從前的吳翠遠,她深愛著一個男人,那個哄騙了她的男人。

幸好只是一部小說而已,可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吳翠遠們」還在婚外感情中做著美夢,沉睡不醒呢?

-end-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