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槍匠耗時十年制作的頂級獵槍套裝 可更換槍管 能狩獵大象

FunLife 2022/03/23 檢舉 我要評論

槍械發展的數百年間,曾經涌現了大量經典設計,但由于歷史久遠已經很少有人還記得。

比如今天介紹的這款私人定制的并列雙管獵槍,就是加拿大槍匠約翰·米勒(John Millar)應客戶要求定制的。該槍按照著名的Holland & Holland 10號并列雙管獵槍圖紙,進行完美復刻的。全槍除了金屬雕刻部分由安大略省的海蒂·希普邁耶(Heidi Hipmeyer)承擔,其他所有工作都由約翰·米勒一人完成,而這套獵槍花費了他十年的時間。

可能許多人會認為造一支槍要十年時間,實在過于夸張,但是,請注意量詞,不是一支,而是一套。這就是約翰·米勒制造的Holland & Holland 10號雙管獵槍套裝,包括大量的配件和維修工具,甚至還有復裝彈藥的工具。所有用品都可以裝在一個制作考究的槍箱中,這個槍箱采用大象皮制作。

該槍采用下鎖方式,扳機護圈下方是鎖定桿,順時針旋轉90°,即可解鎖。將槍管束向前下方翻轉,這樣就可以退出彈殼并裝填彈藥。注意槍托有非常精美的花紋,需要說明的是,歐美國家為制作槍托的胡桃木設置了相當復雜的標準和等級。

這套獵槍有兩個槍管束,分別為滑膛槍管和線膛槍管。滑膛槍管用于狩獵鳥類和小型獵物,線膛槍管用于獵象。看到這里,大家就會想到槍箱的皮革正好與該槍的用途相對應。

由于線膛槍管與滑膛槍管使用的擊錘不同,因此該槍還有一套替換的擊錘系統(Lock),相信很難在其他獵槍上看到這樣的替換擊錘。

約翰·米勒還精心制作了大批的皮革裝具,包括皮帶、槍袋、備件帶、彈藥包等。

約翰·米勒還制作了三個彈藥解剖模型,用來展示這種10號霰彈和獨頭彈的特殊結構。注意,這種彈藥采用全銅藥筒,與采用聚合物藥筒的普通霰彈有明顯的區別。內部裝填黑火藥,通過毛氈彈托推動獨頭彈或霰彈。

用于鑄造鉛彈的工具,這些都是約翰·米勒親手制作的。

復裝彈藥時要使用的工具,如往藥筒內裝填火藥的漏斗,用于清理底火和固定底火的各種工具。

分解和檢修時,需要使用的各種錘子,錘頭可以根據需要設定鎖定位置。

這是約翰·米勒制作的黃銅藥筒,上排為霰彈,下排為步槍彈。

十多年前,約翰·米勒從家鄉安大略省搬到育空地區(加拿大西北邊陲,與美國阿拉斯加州接壤),作為重型工廠的維修工程師,同時希望繼續從事自己喜愛的槍械制造行業。在這里,他遇到了熱愛收藏各種槍械的當地紳士尼爾·克羅斯(Neil Cross),并見到了他珍藏的大口徑霰彈槍和各種步槍。約翰·米勒立刻被這些精美的收藏迷住了,正是因為這個經歷,讓他萌生了制造大口徑獵槍套裝的想法。

最后,說一下獵象的問題。2017年11月24日,本人曾經在《「狩獵服務」也是保護非洲野生動物的一種方式》一文中闡述過西方獵人到非洲合法狩獵的情況,被各種人士當成靶子噴了好久。相信看過近年來,國內受保護的野豬因為數量太多,屢屢傷人的報道,某些天天念叨「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的人,終于能夠清醒一點了吧。

首先要說的是獵象,這是一個西方獵人在非洲獵殺大象后的合影,旁邊是向導和導獵人員。大象前額中彈,彈丸從后頸部穿出,大象瞬間斃命。這就需要獵人站在大象的正前方,面對數噸重的龐然大物,冷靜地瞄準并射擊,開槍瞬間,大象距離獵人通常為100米左右。這無疑需要巨大的勇氣,以至于很多西方獵人都把獵象當作終極勇氣的象征。

其次,西方獵人來到非洲進行合法狩獵,都是通過法律途徑購買狩獵配額。一頭大象的狩獵配額高達10萬美元以上,而且每年數量有限,這就形成了以出售狩獵配額來獲取動物保護資金的方式。

西方獵人來到非洲狩獵,都是為了獲取動物的標本來裝飾房子,這樣的標本也可以作為炫耀的資本,畢竟要防止「空口無憑」。為了盡可能獲得完美的標本,獵人的目標都是年老的雄性樣本,第一體形巨大,第二某些特征,如象牙、鹿角更加美觀。而這些年老的雄性個體普遍失去生育能力,因為壽命較長,消耗的食物足夠多個幼體生存。

在非洲一些國家,大象種群非常龐大,需要消耗大量的青草和水源,每年旱季都會造成大批死亡,所以控制種群數量勢在必行。獵人的目標與動物保護者的目的正好重合,獵殺老年雄性,不僅進一步優化種群結構,還可以獲得動物保護經費。

為了保證獵人的狩獵目標正確,西方獵人還要在非洲當地按照規定聘請向導和導獵人員,這就提供了當地的就業機會。獵人需要按照導獵人員的指示狩獵,否則會被驅逐,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相當于當場社死。同時,非洲國家提供的狩獵服務還包括標本制作,這樣的就業人群非常可觀。

有人會說,這是個保護野生動物的好辦法,可以向世界各地的動物園出口野生動物來賺取外匯。可是大家知道嗎,動物園希望得到的是健康的動物幼崽,而獲取這些動物幼崽就意味著殺死十倍以上的同類動物。這顯然不是保護,而是屠殺。

在很多時候,需要設身處地去思考某些事物,不能腦袋一熱就盲目判斷和發言。我們經常說西方社會對「中國人吃狗肉」惡意攻擊,而我們很多人對于西方國家的狩獵活動,不是也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指責和攻擊?

獵象作為一個西方公認的頂級狩獵標桿,成為永恒的傳奇,同時也為非洲的動物保護提供了經費,這就是現實。而獵象所用的獵槍也因為大口徑,結構特殊而成為槍械制造領域的絕對天花板,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欣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