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潛艇的第一擊,U-29獨力擊沉「勇氣」號航母

FunLife 2022/04/01 檢舉 我要評論

1939年9月17日,星期日,大約下午16時,在愛爾蘭西南部陽光明媚、平靜的海面下,德國海軍潛艇部隊的奧托·舒哈特(Otto Schuhart)上尉指揮的U 29看到一艘客輪,該客輪正駛往英吉利海峽的西部通道。舒哈特確定這是一艘約10,000噸級的GRT的高速客船,它正以之字形航行以躲避潛艇的魚雷攻擊。舒哈特讓手下人準備好攻擊,同時尋找一個有利的攻擊位置。但就在這時,他發現兩架飛機在班輪上空盤旋。突然,客輪調轉方向高速離去。也許是天空上的飛機給班輪發出了警告。舒哈特只好放棄這個就要到嘴的獵物,在目標大約400米處潛入水中繼續巡邏狩獵。

到了大約18:00時,奧托·舒哈特再次升起潛望鏡探查水面,為再次上浮做準備。幾秒鐘后,他在鏡頭的十字線上發現了一團黑色的方形煙霧。盡管他進一步升高了潛望鏡,但還是無法完全確定他所看到的船只類型。然而,當他最終明白眼前的獵物是什麼時,他激動得血液幾乎凝固了。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艘航母,它正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中蜿蜒前行,旁邊還有驅逐艦的護航,空中也有飛機的掩護。顧不得平復心情,舒哈特就命令U 29準備進行水下魚雷攻擊。

幸運的一擊

然而,距離實在是太遠了。于是U 29只好跟著Z字形行駛的航母繼續等待戰機。由于潛艇的速度跟不上航母,雙方之間的距離眼看拉得越來越遠了。突然間,這艘航母向南轉了至少70度,速度約15 海里,再次朝U 29方向航行。原來它是要尋找有利的風向,以便彈射艦上的48 架「劍魚」飛機中的一部分。因此幾秒鐘內,情況又發生了有利于U 29的變化。于是,潛艇上的魚雷發射管艙蓋被重新打開。然而,U 29的指揮官只能通過估計而不是精確計算來確定射擊所需要的數據。

19:50,三枚魚雷離開了發射管。它們是在潛望鏡深度且離目標約2700 米處發射的。發射之后,U 29等不到觀察是否能擊中目標,就不得不下緊急潛到大約60米深度,因為一艘英國「I 級」驅逐艦正快速接近它。三枚魚雷中的一枚擊中了鍋爐房后面的發動機艙室,緊接著第二枚魚雷也擊中了航母并引發了更劇烈的爆炸。三枚魚雷中有兩枚擊中了目標。爆炸的強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飛行甲板上有一片區域如同一塊金屬板一樣地飛了起來。當航母再次從巨大的煙柱和水柱中出現的時候,艦體有一個巨大的隆起。此時,「勇氣號「上的所有燈光都熄滅了。許多機組人員沖到飛行甲板上,還有許多人沒有來得及從下層甲板上趕上來。艦橋上,航母的指揮官威廉·馬凱格-瓊斯最終下令棄船。

人們紛紛跳進海里,或在濕滑的飛行甲板落下,這時巨大的船體已經慢慢地向一邊傾斜。只有兩艘救生艇被放下了水,其中一艘后來還被沉沒的航母損壞了。航母周圍的海面上散落著遇難者和殘骸,一只救生筏上緊貼50個人。終于,在被兩枚魚雷擊中大約20分鐘后,22500噸的航空母艦「勇氣」號最終船尾朝上地沉入水中,尾部的螺旋槳仍在運轉。隨同「勇氣「號下沉的還有它的518名船員,包括艦長,只救上了741人。

當航母開始下沉時,護航的驅逐艦也探測到了U 29。它們瘋狂地搜索潛艇并向可能的位置投下了超過100枚深水炸彈。深水炸彈的攻擊持續了近4個小時,直至驅逐艦再不能探測到U 29。最終,U 29安全返回了其位于威廉港的基地。

航母沉沒后,對遇難船員的大規模救援行動隨即展開。包括美國貨輪Collingworth、荷蘭客運航線Veendam和英國貨輪Dido以及一些護航驅逐艦都參加了救援。

勇氣和榮譽

1939年9月18日,英國廣播公司 (BBC)報道了來自英國海軍部遺憾地宣布失去「勇氣「號的消息。而德國方面, U 29指揮官奧托·舒哈特被德國海軍總司令埃里希·雷德上將授予二等鐵十字勛章和一等鐵十字勛章,而艇員們獲得了二等鐵十字勛章。1939年9月28日返回威廉港時他們還收到了阿道夫·希特勒本人的祝賀。

1940年5月16日,U 29艇長奧托·舒哈特又因其軍事成就被授予騎士鐵十字勛章,這也是當時第四位獲得此勛章的指揮官。之后,奧托·舒哈特被任命為第21潛艇分艦隊的指揮官,該U艇編隊一支在波羅的海進行戰斗訓練。

舒哈特幸運地活到了戰后,并于1955年至1967年再次在戰后重新組建的聯邦德國海軍服役。他于1990年2月26日去世,享年81歲。而它的座駕U 29則沒有看到戰爭的結束,因為它的艇員于 1945年5月5日在弗倫斯堡灣鑿沉了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