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大學才女失業,瞞著父母去做陪酒,日本年輕人的競爭已經如此激烈?

加油娜娜醬 2021/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好大學->好公司->好生活」很長時間都是日本年輕人的努力目標。但作為年輕人失業率最高的發達國家之一,一些日本畢業生發現,好大學可能找不到好工作,好公司也不一定能有更好的生活。

因此,近年來日本一直有頂尖大學學霸轉行風俗業的現象。

《文春》就採訪了這樣一位年輕人。橘女士畢業于日本某頂尖大學,擁有偏差值69的好成績(偏差值60以上就算學習很好了)。

作為精英畢業生的她,在畢業後她費盡力氣找到了一家公司,但僅在職3個月後就被解雇。她不得不走上了做陪酒女,經營風俗業的特殊道路。

橘女士從小到大成績一直很好,在外人眼裡,她一定是那種擁有順利人生的女性。但橘的壓力卻很大。

從小她的父母對她非常嚴格,母親經常因為一點小事對她大吼大叫。比如嫌她吵,指責她電視音量開太大。而父親因為工作很少在家,和橘很少溝通,要麼不說話,要麼就是沖她發脾氣。

橘說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意識到,成年人有很多煩惱。作為孩子她為了討好父母,努力學習。

她成績好,從來不哭鬧,凡事都用理性解決。跟隨著父母希望的好大學,好工作的路徑。

她經過了各種考試才找到了一份風投公司的工作。

雖然表面上看著很陽光,但父母一直以來的高要求實際上讓橘不堪重負。

她的內心很敏感,也非常容易不自信。

到了公司後,問題變得更加明顯。在家裡她還可以盡力滿足父母的所有要求。但作為一名新人業務人員,她並不算優秀,無論怎麼努力,在工作中仍然會出錯或失利。

橘一邊責怪自己能力太差,一邊又因為天性敏感,被公司同事之間的負面情緒壓得喘不過氣。

工作比上學難太多了,她每天疲憊不堪,無法應對人們對她高材生的期待。

僅僅三個月,剛過試用期的橘就被公司解雇了,這給了橘更大的打擊。

她也發現自己好像根本不能適應做OL的生活,情緒急劇低落,有段時間甚至除了上廁所外,沒有力氣做任何的事,每天只躺在出租屋裡。

後來心理醫生診斷她患上了躁鬱症和重度抑鬱,原因就是她無法對內心衝突和願望釋然。

日本對於年輕人精神問題的疏導工作並不多,這些疾病導致她在失業後更難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橘開始恐懼,她害怕等錢花光後,就要被迫回到老家面對父母的失望和責駡,於是迫切想找到一份工作留在東京。

無奈之下她決定走進銀座,成為一名兼職陪酒女。

這是份短時間內最有可能賺錢,而且永遠缺人手的工作。但令橘感到驚訝的是,在風俗業的工作似乎比公司更令她容易接受。

她因病經常只有晚上才有精神,而風俗業只上晚班,讓她可以在白天好好休息。

每天接待的客人,沒有想象中可怕,她的工作大部分時間是與客人聊天,沒有非常複雜的職場關係,沒有一級壓一級的領導。

她在銀座短時間賺到了不少錢,但同時橘還對進入大公司工作抱有一絲僥倖。白天時,她仍然四處找工作,也得到了一家公司的實習機會,但入職後她還是受不了公司的壓力。

這次她徹底放棄了父母或社會眼中的「正常」生活,打算做全職陪酒女。

傳統風俗業對女性還是有威脅的,橘在風俗店裡幾次被客人騷擾,結合她曲折的人生經歷和不快樂的童年,橘一咬牙決定,要幹就幹點更特別的!

2016年,日本有一部叫做「我去女同性戀風俗店,因為我太孤獨了」的漫畫大火。主人公也與父母有矛盾,生活壓力很大,因此她走進了一家只以女性服務女性的風俗店,並在風俗店姐姐的擁抱和安慰中得到治癒。

橘一下對裡面的內容產生了共情,決定也進入女同性戀風俗店工作。

她每天和不同的女性聊天,談論她們的工作壓力,不滿意的生活,對前男友的執念等等,來的人很多是異性戀女性,她們和橘一樣只想有個地方能吐槽,放鬆,被溫柔對待和理解...

橘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幫助更多被困擾的女性,消除她們的焦慮;一方面自己也在交流中得到了治癒。

現在,她開了自己的女同性戀風俗店,花了兩年時間終於不再想去迎合社會和父母的期待,擺脫了對「正常工作」的執念。

在日本,由於經濟下滑,工作壓力大,青年失業率和離職率很高。高材生找不到工作或無法適應職場,走入風俗業的例子還有很多。

在雅虎問答裡,有一名馬上就要畢業的女生表示:雖然找到了實習工作,而且在接受公司的培訓,但她非常不喜歡這份工作,而且薪水也很低。

她一個人在東京生活,還要還學費貸款,這份工作根本不能滿足她基本的生活。

但自己的專業去做別的行業也很難,所以她兼職在風俗店陪酒,甚至想問網友們要不要辭掉正式工作,專職做風俗業。

底下的評論也很有意思:我也不喜歡我的工作,每份工作都不久就辭職,直到我麻木習慣了。所以你也可以再忍忍。

這種對於職場和經濟形勢的失望在年輕人中是普遍的,甚至學霸從事風俗業的人群中,還有很多男性。

畢竟競爭激烈的不光是普通公司,風俗業也會。

落魄的高學歷高知識男女,雖然可能在業務上比不了大公司精英,但對於風俗店的高級的客戶來說,他們在談吐文化上,比普通風俗娘或牛郎更具有優勢,所以這幾年這樣的人群在風俗業也很受歡迎。

西山先生今年 32 歲,來自福島縣農村。他小時候是當地有名的神童,被稱為「超級優等生」,一直以來他是年級第一,是學生會長,當然也考上了好大學。

在大學裡他不光學習好,還開了設計工作室,畢業後進入日本著名的大型人力資源公司。

他一直以來的夢想是做一名「大老闆」,所以對工作不太滿意的他,很快又辭職創業,誰想到卻趕上了311大地震,公司一蹶不振。

西山賠上了很多錢,還被迫回到了農村老家和父母生活。

雖然也想重新找工作,但在日本如果錯過了應屆畢業進入公司成為全職員工的機會,想要重返職場會變得很難,只能成為沒有正式編制的的派遣員或者臨時工。

而且一日派遣員,終生派遣員。

綠色全職員工,與兼職和派遣員人數的比例

那時,西山走投無路,只能找以前開公司的朋友幫忙。

朋友恰好是一家風俗店的老闆,他也就陰差陽錯進入了風俗業。

還好,有之前管理公司的經驗,他可以從店長做起,並不需要直接招待客人。

更難一點的是K先生,他畢業于東京一所名牌大學的法律系。

因為想走出童年生活的農村,K立志要走「好大學->好公司->好生活」的路線,夢想成為一名檢察官。

但到了學校他發現同班全都是對法律又有熱情,又有天賦的孩子,他從全村成績最好的孩子,變成了班裡的吊車尾。

比起為了賺錢才選擇學習法律的K,同學們大多找到了法律相關的穩定工作。

而K因為家裡不富裕,除了費力找工作,還要把時間花在兼職上。他在酒吧做招待,餐廳端盤子,但看著朋友們一個個成為了大律所裡的精英,他還是不願意認輸。

由於無法在法律界找到好工作,他乾脆去了朋友開的風俗店做牛郎,因為聽說這一行很賺錢。

所幸K是很善於溝通的人,每天努力工作幾小時就能有相當高的收入,比起同齡人朝五晚九拿到的高薪,他感到滿足。

只不過,K沒有告訴任何親友自己的真實工作,K騙大家自己在做IT行業,他仍然覺得這個行業很丟臉,畢竟無論風俗業多賺錢,仍然是社會的底層。

由於社會老齡化、退休年齡的延長以及機械利用率提高,年輕人的就業環境惡化是發達國家普遍存在的社會問題。

但日本的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甚至出現了「年齡越小(40歲以下)失業率越高」的魔咒。

去年7月,日本內閣府發佈了最新一期《兒童與青少年白皮書》結果仍是如此:

年輕人的失業率一度達到了9.1%,是所有年齡段失業率(5.3%)的兩倍左右。接受過高等教育,在畢業後能找到工作,並堅持工作的人很少。

這產生了一個對應的人群——「應屆失業生」。他們一畢業就面臨無法找到合適的全職工作,只能靠兼職度日甚至家裡蹲。

人們追求名校畢業去大企業工作,但大企業由於全球化,日本應屆畢業生崗位劇減,競爭非常激烈。

而且很多人發現,就算進入了看上去不錯的公司,社畜生活也與理想中大相徑庭。

因此,日本大學畢業生的短期離職率達到了30%,其中大學成績優異的新員工更容易被打擊。

以為努力了這麼多年,考上大學就是社會精英。

結果工資並不是很高,加班是日常,要費心于經營同事關係,還要隨時擔心公司因為各種風波倒閉。

日本畢業生短期辭職理由排名

上面是經歷過日本就業「冰河時期」的四五十歲的領導,能到那個位置也是披荊斬棘,更不可能願意讓位給年輕人,所以晉升也很艱難。

因此,才會出現一些年輕人熱衷於投身風俗業的現象。

他們認為,比起在討厭的公司裡受折磨,比如一輩子做受人指使的底薪派遣員,風俗業雖然也不怎麼樣但至少還有賺錢的可能。

當然,投身風俗業其實只是部分年輕人逃避現實的道路。風俗業的風險相當大,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賺到錢,甚至更需要天賦。

錯過了進入好公司的機會,最後選擇了風俗業,那麼幾乎就沒有可能再回到普通職場。

一位有類似經歷的女性說,想和男友結婚時,她因為只做過風俗業的工作被對方家人瞧不起。

而且風俗業往往社會保障很差,年紀過了30歲錢會越來越少。因此她很擔心生病,因為生一次病就可能破產。

不過,很多年輕人仍然表示,在沒有好工作的情況下,他們寧願瞞著家人先在風俗業裡賺幾年錢。

畢竟如今的年輕人組建家庭的願望,遠沒有長輩那麼強烈了。

比起穩定好養家的工作,他們認為賺快錢和當下舒適的生活變得更重要。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