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人存款1000萬,買塊肉就要破產,老年破產的僵局如何打破?

加油娜娜酱 2021/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在日本,老人的真實生活,即使存款有上千萬元,卻依舊會陷入「老年破產」的僵局,這其中,一位名叫青山政司的退休老人,就是即將陷入「老年破產」的典型。

山政司的妻子去世後,已經61歲的青山政司就過上了獨自照顧91歲母親的生活。而青山政司的母親,不僅腿腳不便,還已經患上了極為嚴重的老年癡呆。

每天早上天一亮,青山政司就要給腿腳不便的母親準備能夠補充鈣質的骨頭肉,而由於生活上的拮据,買回來的骨頭肉往往要分成三四次吃。至於青山政司自己,則只是吃一些花生米之類的小菜。

青山政司基本上不會買貴的東西,甚至是自己吃的小菜,也要特意分成能吃好幾天的分量。至於肉類、水果,對於青山政司來說,是連想都不敢去想的。

其實青山政司並不是沒有錢,相反,早年有過經商經歷的青山政司攢下了一比數量不菲的存款,這筆存款約有2000萬日元。按照常理來說,一個61歲的老人有著超過了兩千萬元的存款作為養老金,應該能夠過得相當滋潤才對,即使有一個患了老年癡呆的母親要贍養,青山政司也不可能過得那樣拮据。可是,在經過了詳細的計算之後,青山政司卻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一個現實。

青山政司說,他每個月的退休金有8萬日元,但他和母親兩個人的日常花銷卻必須嚴格的控制在500日元以內,否則就會超支。

在計算中,青山政司過得如此拮据的原因也漸漸浮出水面,僅僅就以他母親的日常護理和每週的寄養費用來算,就要花費掉15萬日元。每個月的退休金收入只有8萬日元,而支出卻達到了15萬日元,這多出來的7萬日元,就要從存款裡面出。

由於青山政司的母親年輕時並沒有參與正式的工作,而是一直自己做著小本生意,所以當青山政司的母親不能在參與工作之後,也就沒有能夠拿到保證自己老年生活的養老金。根據青山政司的講述,在已經過去的5個月裡,他2000萬日元的存款就已經花費掉了400萬。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青山政司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再出去找找工作,可他那老年癡呆的母親卻需要人照顧,身邊根本離不開人。請人照顧則也根本不划算,在日本,請家政的花費可能要遠遠的高於青山政司再就業的收入。而當青山政司想到以後的生活時,完全看不見前路的他,有了在存款花光後自我了結的想法。

其實青山政司的想法在經過思考之後是可以被理解的,年老了的母親雖然成了拖累他的包袱,但如果不是母親年輕時勉力經營著小生意把他養大,哪裡會有如今的青山政司呢?所以不管母親還會活多少年,青山政司都想要讓自己的母親過好人生的最後一程。而他自己,在說出那句「我可能會自我了結」之前,恐怕也已經無數次的想過了不要給自己的子女添麻煩吧。

其實在日本,像青山政司這樣生活拮据的老年人數量是極其龐大的,這群逐漸陷入「老年破產」的日本老人,其實都是在同一時期出生的。

這一時期出生的人,在日本被稱作「團塊世代」。團塊世代指的就是像青山政司這樣,出生在1947年和1951年之間的人。

那時,經歷了戰爭的日本迎來了一場飛速發展的大浪,像青山政司這樣出生在戰後的年輕人,就迎著浪潮成為了日本經濟當時的頂樑柱。

可隨著時代的發展,日本經濟的泡沫式增長很快打斷了他們堪堪挺直的腰杆。下一代的工作陷入困局,上一代卻成為了日本二十世紀以來最為長壽的一代。偏偏當他們陷入「中年危機」的時候,老一輩已經喪失了工作能力,下一代還未能成長為能夠扛起重擔的大人。

步入老年的「團塊世代」們生活大同小異,存款再多也會很快花光,退休金根本無法填補其中的空白,或許三五年或許八九年,他們就會因此破產。

而日本實際情況其實更加嚴峻。在2010年時,日本超老齡化的人數已經達到了日本總人口的百分之21,這也就代表著日本的財政支出將有超過百分之30花費在養老金、醫療、護理等等有關於社會保障方面。而從以勞動力對比撫養65歲以上老人的人口比重上來看,同樣是2010人,日本的人口一種已經達到了2.6人對比撫養1名65歲以上的老人。

當然,如果現實情況真的是2人撫養一人的話,老年人的養老生活其實還不至於如此嚴苛。問題就在於,日本當時的獨居老人已經突破了600萬人,而這600萬獨居老人中,有近一半老人的生活水準是低於日本生活保障標準的,不僅這些人的年收入低於120萬日元的標準,600萬人中除去已經接受了日本政府提供的生活保護的70萬人之外,剩下的,只能依靠養老金艱難度日。

獨居老人是這樣,那麼那些與後代聯繫相對比較緊密的「團塊世代」老人們呢?他們,會生活得好一些嗎?

根據調查來看,他們的情況也不容樂觀。

為什麼和下一代有著緊密聯繫的家庭卻過得比那些不怎麼與下一代聯繫的家庭更難呢?難道他們的孩子就這麼不求上進,只知道啃老嗎?

其實不是的,這些已經步入中年的孩子之所以找不到工作,或者是失了業,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而是受到了日本社會經濟的影響。

面對著這種情況的「團塊世代」的後代們,自然也就走投無路,淪為了在父母家啃老的「米蟲」。

是的,我們都知道生活是很艱辛的,所有人其實都一樣,肩膀上看起來空無一物,實際上卻背著一座又一座看不見的「山」。

我們所有人都是嚮往著幸福的,嚮往著那種不必為生計疲於奔命的閒適;嚮往著那種不必因囊中羞澀畏畏縮縮的豪邁。可我們不得不去承認,生活本身,其實就是一碗寡淡的清水,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平常又不願平庸的普通人。

-END-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