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曼施坦因的最後一戰,20萬德軍突出重圍,連朱可夫都奈何不得

FunLife 2021/12/25 檢舉 我要評論

二戰納粹名將埃裡希·馮·曼施坦因,被譽為是二戰中最為天才的德軍名將,隆美爾、古德里安、馮·裡希特霍芬等納粹名將都對他非常尊敬,他的恩師克魯格元帥曾經表示「我願意在你的領導下」,他的對手包括朱可夫在內都對他推崇備至,一致被認為他是「最難對付的對手」。

而這樣一位名將,在最後的謝幕之戰普羅斯庫羅夫—切爾諾維策戰役中,卻被希特勒大加指責,而他的對手朱可夫也沒能完成戰術目標。這場戰鬥到底誰是勝利者?為何戰役沒有打完之前,曼施坦因就被希特勒解職?

一、兩位名將的最後一次交鋒

1944年,經過斯大林格勒等幾場大敗,德國的進攻節奏已經被打亂,由進攻轉為防禦階段,而蘇軍卻在背後緊追不捨。

當蘇聯陸軍總司令朱可夫元帥指揮百萬蘇軍的洪流,準備奪回烏克蘭的時候,攔在他面前的,正是曼施坦因和他的南方集團軍群,二戰歐洲戰場最傑出的兩位名將狹路相逢,廣袤的烏克蘭就此成為他們交手的舞臺。

由胡貝將軍指揮的第1裝甲集團軍,包括3個裝甲軍,20個師,連同其他直轄部隊總士兵數超過200,000人,整個集團軍直屬于由曼施坦因指揮的德國南方集團軍群,這是南方戰線最精銳的部隊,消滅第1裝甲集團軍可導致整個南方戰線崩潰。

朱可夫元帥迅速制定了一個圍殲計畫,由他自己率領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及伊萬·科涅夫指揮的烏克蘭第2方面軍,超過9個軍的部隊將攻擊胡貝集團軍的側翼,最後慢慢縮小包圍圈,利用納粹後期缺乏補給的缺點將它吃掉。

二、胡貝的困局

曼施坦因將軍很早就已經收到了消息,但是希特勒不允許他們撤退。希特勒實在過于自大了,他認為南方集團軍的裝甲兵團完全可以抗下蘇軍的攻擊,而且他也拒絕將到嘴的西烏克蘭吐出來讓給蘇軍,曼施坦因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部隊陷入包圍圈。

但是希特勒不知道的是,經過了幾年的戰鬥,蘇軍無論是從戰鬥的觀念上還是從裝備上,早已超過了德軍,很快地,德軍就為他的自大付出了代價。

蘇軍的進攻在1944年3月初開始,面對蘇軍兵力上的巨大優勢,胡貝不敢跟他硬碰,而是率領德軍部隊右翼撤退到德涅斯特河。

1944年3月22日,5個蘇軍坦克軍攻破胡貝左翼的防線,在玆不魯克河和塞雷特河之間南下,直逼德涅斯特河北岸,試圖迂回及包圍胡貝的集團軍。

胡貝及曼施坦因均意識到這樣下去部隊將會被包圍。當時第1裝甲集團軍正在一個突出部中,而且右翼是德涅斯特河,一旦左翼遭到俄軍的攻擊,他們將退無可退。

數天內,朱可夫和科涅夫的部隊紛紛越過德涅斯特河形成包抄的局面,1944年3月25日,胡貝最後一條對外通路被切斷了。

整個第1裝甲集團軍此時已被包圍在一個非常嚴實的口袋裡,他們的糧食只足以維持兩周,烏克蘭的漫天風雪,讓空軍的運輸能力大為減弱,無法對胡貝的20萬人進行及時迅速的補給;由于缺乏燃油,大量的坦克和裝甲車僅僅只能移動,無法維持戰鬥力。

胡貝下令各後勤單位南渡德涅斯特河,遠離蘇軍向東的主要進攻方向,朱可夫看到這個行動之後,判斷納粹德軍如果要突圍,一定會繼續往南走。

朱可夫元帥果斷抽調了尚在行軍中的5個集團軍,將其移到包圍圈的南面,在他的計算裡,如果胡貝繼續向南突圍,他將一頭栽進朱可夫親手設下的包圍圈裡。

三、精彩的佈局與破局

在蘇軍徹底將他們包圍之前,胡貝曾經向上級申請暫時撤出,但是這個請求被希特勒無情地拒絕了。

被蘇軍包圍之後,空投的補給無法在嚴寒中維持德軍的戰鬥力,天氣惡劣,附近的德國第8集團軍和第4裝甲集團軍無法援救他們,他們會像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團軍那樣被活活餓死凍死。

蘇軍送出一個簡短的最後通牒:投降,否則不收包圍圈內任何一個德軍作俘虜。

胡貝的再三請求之下,希特勒終于批准了胡貝部隊的撤退請求。面對蘇軍規模龐大的包圍圈,胡貝果斷對手頭上的所有兵力進行重組,將原有的4個師打散改成了3個師,並拆分成南北兩路縱隊,這不僅讓德軍的撤退行為更加靈活,也能避免全軍覆沒。

做完這一切之後,胡貝向曼施坦因發起申請,申請向南越過德涅斯特河進入羅馬尼亞,這正是朱可夫佈局的方向。但是曼施坦因作出的決策是,讓他們向西突圍,去支援匈牙利第7軍。

這在外面看上去不是一個好選擇,當時胡貝駐地的西方向有數條河流與沼澤,一旦被圍攻難以脫身,朱可夫對外宣稱的主力佈置也在那裡。

但是在實際的戰場上,匈牙利第7軍此刻正在卡梅涅茨-波杜爾斯基口袋以西地區苦撐,向西突圍,不僅避開了朱可夫的陷阱,還可以盤活自己的友軍!

1944年3月27日,胡貝的先鋒軍向玆不魯克河方向西移,突圍行動進展非常順利,北翼迅速的先鋒軍奪取玆不魯克河上3座完整的橋樑,為後續的撤退鋪平了道路。

然而南翼縱隊卻沒有那麼順利了,顧慮到蘇軍手握卡梅涅茨-波杜爾斯基這一鐵路樞紐,德軍一開始被迫選擇繞路。不過,在納粹情報人員的支援下,一小股德軍破壞了蘇軍手裡的鐵路,大大延緩了蘇軍的調兵速度。

次日,反應過來的蘇軍向胡貝發起了一次反攻,一支屬于蘇軍第4坦克集團軍的強大裝甲師在玆不魯克河和塞雷特河之間朝北襲擊德軍,然而胡貝的先鋒軍反應迅速,向敵後進行了一次大膽的反向穿插,切斷了蘇軍的補給線。

沒有補給,第四軍團的T34坦克只能被迫癱瘓,眼睜睜看著德軍從自己的面前揚長而去。

在寒冷中和缺乏醫療的環境下急行軍,原本非常容易導致非戰鬥性減員。但是在整個撤退過程中,德軍幾乎全程保持高強度的運動,產生的熱量讓他們避免在嚴寒中活活凍死,德軍全程保持鐵一般的行軍紀律,陣型沒有潰散,指揮系統也全程生效,遠遠不同于當初斯大林格勒包圍圈中的雜亂無序。

經過了14天的長途跋涉,胡貝的南北兩路縱隊先鋒在達斯特雷帕成功會師,次日,他們遇到了德軍武裝黨衛隊第2裝甲軍的先鋒軍,這意味著這20萬人成功得救了。

在長達兩個星期的行軍過程中,雖然天氣惡劣,補給不足,第1裝甲集團軍還是殺出了重圍,僅遭受微量傷亡。

他們甚至取得了不錯的戰果,胡貝手下共擊毀蘇軍坦克357輛,突擊炮42輛及各類火炮280門,以及造成蘇軍先鋒部隊的嚴重傷亡。

曼施坦因出眾的預判能力、胡貝及時到位的指揮以及德軍鐵一般的紀律和韌性,讓這20萬人免于全軍覆沒,而且他們沒有丟盔卸甲逃跑,盡了最大的努力保證了自己的裝甲和武器沒有遺失,這使得這支軍隊依然具有強大的戰鬥力,稍微補給之後,該集團軍就再度踏上了戰場。

四、陣前換將

早在3月30日,胡貝和第一裝甲兵團尚在風雪中艱難求生的時候,曼施坦因已經被希特勒的一紙公文免去了職務。曼施坦因在軍隊中的威望太高,希特勒本來就對曼施坦因十分忌憚,在西烏克蘭的一系列戰鬥中,兩人的分歧越來越大,終于到了無可調和的程度,希特勒于是決定陣前換帥。

曼施坦因和胡貝指揮的第一裝甲兵團雖然逃脫了被整體殲滅的命運,但是隨著他們的撤退,南方陣線再也沒人能擋住朱可夫,西烏克蘭的大片土地被蘇軍所解放,戰術上朱可夫失敗了,但是在戰略的大方向上,曼施坦因卻一敗塗地。

隨著曼施坦因的辭職,德國南方集團軍群不久後即改名為北烏克蘭集團軍群,這意味著納粹德軍的南方戰線無力參與領土的掠奪,被迫轉入防守階段。而蘇聯方面能夠得到的後方支援卻越來越多,蘇軍也越來越強大,距離奪取二戰的最終勝利已經不遠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