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鍾書&楊絳:初見定終身,恩愛相守63年,楊絳有她獨到的愛情保鮮秘訣

珮珊 2022/06/1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1933年的一天,錢鍾書的父親錢基博收到了一封北京來的信。

錢老爺子看完信后,當即寫了一封回信,替兒子做主定了一門親事。

錢鍾書得知后,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十分高興。

愛情,要聽自己心里的聲音

1932年春天,楊絳來到清華大學校園,陪同學孫令銜見一位表兄,也就是錢鍾書。

當他們到達約定的地點古月堂后,錢鍾書對眼前的楊絳一見鐘情。

彼時的楊絳,也對眼前這位穿著青布大褂、戴老式眼鏡的人十分有好感。

第二次見面的時候,錢鍾書就向楊絳表達了心中的情意,還說了句:

「我沒有訂婚,那些話都是傳言。」

而楊絳也說:

「都說費孝通是我男朋友,這也是假的。」

彼此表明了心意,兩人就此談起了校園戀愛。

戀愛期間,錢鍾書鼓勵楊絳學習,將來報考清華外文系研究生,也時常給她指點應該要看哪些書。

就這樣,經過一年的自學,楊絳如愿考上了外文系研究生。然而當時,錢鍾書在清華大學的學業即將結束。

畢業后,他回到了無錫老家,兩人開啟了異地戀。

為解相思之愁,在這段時間里,錢鍾書給楊絳寫了很多愛情詩。

盡管當時,楊絳的學業十分繁重,也總抽出一點時間,給錢鍾書積極回信。

這也就發生了開頭那幕,楊絳寄出的那封信,正好被錢鍾書的父親錢基博看到了。

拆開后,錢基博看到信里的內容后,不由稱贊:

「此真聰明人語。」

信里的內容大致意思是:

我們談了一年的戀愛,不能只顧著自己輕松快樂,還需要雙方父母兄弟的支持,這樣我們才能沒有任何顧忌嘛。

錢基博一看,這個女孩子優雅聰慧、知書達理,心下十分認可。

他沒有征求兒子的同意,便直接提筆,鄭重其事地寫了一封回信,將自己的兒子錢鍾書,托付給了這位未來的兒媳。

而另一邊,楊絳也把自己戀愛的事情告訴了父母。

楊父對錢鍾書的印象同樣很好,很認可這個女婿。

沒多久,兩人就在蘇州舉行了訂婚儀式。

后來,楊絳回憶說:

「兩家親朋好友一起吃了個飯,我完全不記得訂婚是怎麼‘訂’的了?只知道從這次聚餐后,我便成為了默存的未婚妻。」

訂婚后,兩人各自忙碌,又開始了異地生活。

婚姻,要選擇志趣相投的人

錢鍾書去到上海,在光華大學教書,而楊絳繼續北上,回到清華潛心攻讀研究生學業。

1935年,錢鍾書完成了光華大學的任教服務期。

4月,他參加出國留學考試,成為了英國文學專業唯一的錄取生。

得知成績后,他很開心地把這個消息分享給了楊絳,并表示希望她能陪同自己一起出國。

當時,楊絳的學業還沒有完成,而她所在的外語系也沒有公費留學機會。

然而,她考慮到錢鍾書對日常生活不自理,就決定陪同他一起出國留學。

拿定主意后,她去找老師商量,把最后一門需要大考的功課,以論文代替考試。

緊接著,她又趕緊收拾行李回到家里,跟父母說了留學的打算。

1935年7月,錢鍾書和楊絳在楊家大廳舉行了西式婚禮,正式成為夫妻。

婚禮結束后,兩人又立馬收拾整理了出國的行李,到無錫七尺場的錢家祖宅,舉辦了中式叩頭鞠拜禮。

隨后,兩人前往英國,開始了婚后的留學生活。

在英國學習期間,兩人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一起泡牛津大學的圖書館。

那段時間,夫妻倆經常在圖書館一呆就是一天,有那種把各類書籍、名作都學進去的架勢。

不僅如此,一本一本閱讀完后,他們還會很詳細地做好筆記。

在生活上,兩人也把日子過得有趣。

從最開始租住的金先生家里搬出來后,兩人重新租了一套離學校、圖書館更近的房子。

好的夫妻,不是能「一起吃苦」;

而是能用包容和體諒,把「苦」過成「甜」

由于錢鍾書吃不慣歐洲的芝士奶酪,兩人經常一起研究做飯。

為了照顧錢鍾書的腸胃,楊絳總是給他變著法地做中國美食。

遇到楊絳不敢處理活蝦的時候,錢鍾書又自告奮勇,接下了剪蝦的活。

不久后,楊絳懷孩子了,錢鍾書特別開心,還跟楊絳說:

「我不要兒子,要女兒,跟你一樣的。」

之后,他又陪楊絳去預訂病房,還拜托院長介紹專家醫生。

1937年5月,女兒錢瑗出生,可把錢鍾書高興壞了,出生那天,他前前后后來醫院看了4次。

但前3次都因為各種原因沒見上,第四次來的時候,護士特地把女兒抱了出來給他看。

錢鍾書就盯著女兒看了又看,滿眼寵溺,得意地說:

「這是我女兒,我喜歡的。」

楊絳住院期間,錢鍾書每次去醫院看她,都會給她說一些自己在家做的「錯事」。

今天把墨水打翻,染臟了桌布,明天又把臺燈弄壞了、把門軸弄壞了......

楊絳聽完哭笑不得,每次都說:

「不要緊,等我回家了會洗,不要緊,我重新買一個。」

錢鍾書在生活自理方面,經常像個小孩子一樣惹出小麻煩。

但楊絳卻從不怪他,總是十分耐心地跟丈夫說:「沒關系,我來處理。」

1938年,正在巴黎生活的錢鍾書和楊絳,得知祖國家園正在遭受侵略者的踐踏,立刻中斷學業,踏上了回國的征程。

回國后,楊絳創作了《稱心如意》等話劇,在上海演出引起轟動。

當時,錢鍾書也在計劃著寫一部長篇小說。

為了讓丈夫放心創作,楊絳獨自承擔起了家里的事務。

兩年后,膾炙人口的《圍城》問世。

錢鍾書和楊絳的愛情,從初見定終身,攜手走過了63年的風雨路。

錢鍾書說:「她是最賢的妻,最才的女。」

楊絳說:「我保全了他的天真、淘氣和癡氣。」

正是兩人之間彼此包容,相互成就的愛情,共同構筑了彼此心中,最堅固的「圍城」。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