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特定孕婦」背後,幾乎全是男朋友跑路了的故事!

加油娜娜醬 2021/04/04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日本疫情之下,人間百態沒有因新冠而手下留情。

去年夏天,25歲的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孩子的父親自然是同居男友。

現實很殘酷,沒錢,養不起。兩人決定不要這個孩子,手術需要錢,她沒有。

疫情之前,她在俱樂部做陪酒的工作,收入還行。疫情之後,開工的日子越來越少,收入越來越低,最終失業。搬進男友的公寓同居,房租開銷的壓力相對小了,可只出不進的日子,現在還要拿錢出來做手術……

兩人一談到手術,男友的態度越發難看,進而先發制人地懷疑孩子不是他的。

到後來,索性不讓她進屋,等於一不做二不休掃地出門,甩了個乾淨。

她的銀行帳戶裡還剩一點點錢,暫時找了個網咖落腳。

一夜之間,她淪落為網咖難民。4平米的狹小空間裡,翻身都困難,她一住就是一個月。

每個人都不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她也是。可惜,與家裡的關係很複雜。

她來自單親家庭。家裡很窮,還欠著債,母親拼命幹活掙錢,沒辦法養育她。從小學三年級起,一直到高中畢業為止,她被送去別處生活。

25歲的她,已經活得像朵沒有根的浮萍。這種最艱難的時刻,沒有回得去的家,沒有能夠給予幫助的家人。

後來,一個朋友看不下去,邀她來自己家暫住。

自發現懷孕起,眨眼數月過去,因為沒錢,她一次都沒去醫院檢查過。胎兒逐漸大了,她能感受到孩子的心跳。

這期間,她嘗試過找工作。疫情蕭條,加上她是個孕婦,求職皆以失敗告終。

她也去找過前男友,對方不見也不接電話。此時,朋友家這邊也到了必須搬走的時候。

好不容易東拼西湊了一些錢,去醫院準備做手術。因腹中胎兒已7個月大,過了合法手術的孕期,只能把孩子生下來。

而她沒工作,沒住處,也沒有丈夫,今後根本養不起孩子。

如果就這樣被命運肆意牽著鼻子走,不出意外,她的孩子恐將是另一個她:貧困、單親媽媽、無法養育、成長過程不健康……遇事沒有回得去的家。

幸得醫生提供了一個參考建議:有沒考慮過到時讓孩子與希望領養的夫婦結成特別養子緣組?

她同意了。

特別養子緣組,的確非常特別。一旦成立,這個小嬰兒在戶籍上將與養父母的親生子一模一樣,與親生父母再無法律關係,斷得乾乾淨淨。

▲電影《早晨到來》就是講這個主題的

她同意的主要原因,不光是自己養不起,還因為不希望孩子再重複自己曾經歷過的人生。徹底放手,簽字同意,給ta一個後天的健全家庭環境。

為此,她被安排進了某NPO團體提供的住處,可以一直住到分娩。該團體專門為她這樣的單身媽媽對接領養事宜。

這類團體在社會上的口碑也是眾說紛紜,不少日本人認為它是變相為那些養父母們「買」孩子的仲介。

她的孩子一出生,就將變成別人的孩子,此生都不再屬於她。接受該團體救助的她,也就正式成為「特定孕婦」。

特定孕婦,是法律定義上可以接受公費援助的孕婦。

為什麼會被許多人厭惡質疑這類NPO團體?

多一個她,就多一份公費援助款可以領取。包括免費提供給她的臨時住處,可以變成申請國家補貼清單上的一項。

該住處的公用餐廳廚房

臥室

每個住進過這裡的單身媽媽,身上的故事幾乎大同小異。

21歲的志帆

和同居男友說了她懷孕的事之後,男友搬離兩人的愛巢,回了父母家。

志帆倒是有回得去的家,但父母並沒有要幫她養孩子的打算。靠她自己,養不起孩子。所以決定一生下來,就孩子送給領養人夫婦當特別養子。

20歲的楓花

和男朋友分手後發現懷孕了。沒去醫院檢查,她自己推算,大概懷孕8個月了。

懷孕前,在美髮店當助理。懷孕後,肚子越來越大,沒法整天站著幹活。沒了工作,也就沒了收入來支付房租。

跟父母開不了口道出實情,也知道自己無論現在還是今後都無力撫養這個孩子。於是,決定接受這個NPO團體的幫助,送孩子去給領養人夫婦當特別養子。

楓花到底才20歲,住處和孩子歸宿有了著落,她挺著大肚子和朋友在一起去年輕人喜歡的澀穀玩耍。

對一出生就將離開自己的孩子,她想了想:一個人的時候,也許會哭吧。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