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戰」怎麼打?「隱形炮兵」隨叫隨到?美陸軍電子戰能力建設進展分析

天空之城 2021/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冷戰結束後,美國陸軍逐漸淡出了電子戰領域,而如今,陸軍正在加速重建其在電子頻譜中的作戰能力,並取得了長足的進展——

從2018年1月開始,美國陸軍駐德國的部分部隊完成了電子戰(EW)設備一體化元件的接裝與培訓,實現了與指揮控制系統的集成,具備實施電子防護、探測與認知敵軍電磁頻譜活動和發動電子攻擊對敵實施干擾等功能。

已經裝備新式電子戰系統的美軍第173空降旅第2騎兵團和第1步兵師第2裝甲旅,在德國格拉芬沃爾參加了以提高北約國家互通性和戰備水準為主要目的的北約「聯盟精神」(Allied Spirit)多國演習。

歐洲戰場上的美國陸軍新型電子戰部隊

在歐洲戰場上,大量裝備和運輸工具都依賴電磁頻譜或網路空間,以完成其任務指令的發送與接收。對于所有實施地面機動作戰的部隊,擁有在電磁頻譜領域的行動自由具有決定性意義。美軍上將湯瑪斯·穆勒曾預言:「如果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獲勝者必將是最善于控制、駕馭和運用電磁頻譜的一方。」鑒于此,美軍在新型電子戰能力建設方面做了下述工作。

對于所有實施地面機動作戰的部隊,擁有在電磁頻譜領域的行動自由具有決定性意義 建設「隱形炮兵」,規劃 陸軍電子戰能力願景目標

美軍網路能力建設側重于陸軍種類繁雜的大量系統使用的流暢性與牢固性,以能經受住網路與電子攻擊。與網路戰能力相比,電子戰能力表面上看似乎更側重探測、欺騙和干擾敵軍電臺和雷達等主動性措施。然而,兩者都涉及賽博戰(Cyber war,CW)。實際上賽博戰(賽博戰是泛指賽博空間的作戰行動。

賽博空間主要由電磁頻譜、電子系統以及網路化基礎設施3部分組成——編者注)也是無線網路誕生之後才從電子戰的范疇中脫離出來的,涉及到所有軍用無線網路。電子戰能力建設,實際上涵蓋了網路空間、電子戰和情報能力的整體。美國陸軍網路中心在負責電子戰能力建設的同時,也與情報中心共同領導情報能力的建設,而兩者也都涉及網路能力的建設。

冷戰結束之後,美國陸軍解散了全部戰鬥電子戰情報(CEWI)部隊,美國陸軍的電子戰能力幾乎廢棄殆盡,而2014年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則再次證明了電子戰能力的重要性。

電子戰能力建設,實際上涵蓋了網路空間、電子戰和情報能力的整體

美國陸軍電子戰能力的建設目標是,在2023年前完成基本作戰單位,即旅戰鬥隊的遠端電子干擾能力建設,最終使電子戰和賽博戰力量成為從排級到軍級指揮官可即時召喚的「隱形炮兵」。

升級預言家系統,持續 增強電子戰整體實力

美國陸軍合同管理司令部于2017年6月公佈了與通用動力任務系統公司簽訂的價值2.5億美元的合同,由其負責改進、測試、訓練和維持AN/MLQ-44預言家增強型信號情報(SIGINT)電子系統,同時持續提升該系統適應新興技術的嵌入能力,以應對新興威脅。例如,通用動力公司正在使用水晶集團公司(Crystal Group Inc.)新研製的RS112 1U型加固伺服器。

預言家系統有車載式和單兵背負式兩種型號,通過信號情報感測器和高性能計算,提供近即時的戰場空間電子態勢圖。

預言家系統是美國陸軍和裝甲騎兵團指揮官首要的信號情報與電子戰系統,主要功能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電子攻擊和定向攻擊,可增強戰術指揮官在戰場空間視覺化、目標生成和部隊防護等方面的能力。例如預言家系統能夠輔助探測干擾或虛假GPS信號,從而提供對全球定位系統(GPS)衛星導航的防護。

二是電子定位(Electronic mapping),預言家系統的首要任務是探測、識別、定位和跟蹤戰場上所有20~2000MHz頻率之間的無線電信號發射器,與其他戰場監視偵察系統配合確定其無線電頻率特徵。例如,預言家系統可向通用作戰態勢圖(COP)提供近即時的數位資訊,能夠與各種戰場感測器集成,如聯合監視目標攻擊雷達系統(JSTARS)、「護欄」通用感測器、火炮定位雷達和前方地域防空指揮控制系統(FAADC2)等。三是攔截、干擾和竊聽敵方的無線電通信。

美軍地面電子戰裝備——AN/TPQ-36火炮定位雷達

預言家增強型電子戰系統 快速列裝原型樣機,彌補 中近期電子戰能力缺陷

根據美國歐洲司令部陸軍的作戰需求報告,美國陸軍快速能力辦公室(RCO)、電子戰與網路專案經理和駐歐洲的美軍空降部隊正在以被稱為「快速列裝原型樣機」(rapid prototyping approach,RPA)的過渡性方案,共同推動電子戰系統的設計和作戰訓練。

RPA列裝方式既能夠適應部隊已裝備的現有系統,也能應對新興威脅,整合提供新型電子戰效果的嵌入式技術。RPA列裝方式與傳統採辦模式相比,陸軍向官兵提供所需能力的週期大為縮短。從初次構想到交付裝備的時間大約只需1年,能夠在計畫內的電子戰專案完成之前,彌補電子戰能力缺陷。

在2023年前,電子戰快速原型系統還可在部隊使用的過程中,通過階段性升級不斷提高性能,從而可降低計畫內專案採辦週期過長所帶來的能力缺陷風險。將電子戰系統原型樣機融入部隊進行列裝和訓練,使部隊不斷完善對賽博戰和電子戰人員任務編組。在這一過程中,陸軍戰術部隊與北約盟軍的電子戰專家將共同體驗最豐富的電子戰實踐。

鑒于歐洲安全局勢的緊迫性,儘快適應電子戰裝備有助于在多個層級有效推動和形成電子戰力量的最佳戰場使用方式。

鑒于歐洲安全局勢的緊迫性,儘快適應電子戰裝備有助于在多個層級有效推動和形成電子戰力量的最佳戰場使用方式

美國海軍電子干擾機飛行員 實施「分階段列裝」, 有效推動戰鬥力預先生成

交付一體化的原型樣機是分階段列裝方式的一部分。通過分階段列裝,根據新興技術的發展及其可用性,陸軍能夠增量式地構建電子戰能力。2017年春季,173空降旅第2騎兵團接收了1套供徒步步兵用的電子戰系統,同時提升了「斯特賴克」戰車的反無人機能力。

目前列裝的新型系統主要提升了地基車載、徒步和指揮控制能力,不久也將安裝到空中系統,並實施其他方面的改進。裝備原型樣機的第一批用戶已經從零開始構建起了比較成熟的電子戰戰術、技術與作業程式,形成了符合指揮官最終預期的任務編組。

美國陸軍電子戰與網路專案管理機構稱,將儘早提升電子戰能力,並直接獲得回饋意見,從而形成電子戰行動計畫,以降低後續計畫內電子戰專案的風險。

美國空軍的MALD-J電子戰無人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