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名FBI對付兩個賊,結果4死5傷,1986年美國邁阿密槍戰回顧

FunLife 2021/12/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86年4月11日,美國佛州邁阿密戴德縣

FBI當時正在追查兩個盜車嫌疑犯,當天上午9點30分左右,8名FBI已經確定疑犯位置,隨即打算收網抓捕。但他們沒想到這兩個嫌疑犯持有重火力,在隨後的5分鐘內,雙方駁火150發,最終導致2名劫匪和兩名FBI探員死亡,另有5名探員受傷。8VS2,打出這種戰績確實也夠丟臉的,而後FBI也隨手把鍋扣在了配槍威力不足上。

邁阿密警匪槍戰的案子我尋思大多人都聽說過,這篇我還是以人為視角展開,和大家捋捋這案子的整個邏輯過程。

照例還是先說兩個賊,威廉·馬迪克斯和邁克爾·普拉特

(威廉和邁克爾)

(影片赤膽追凶中的封面,你別說還挺像的)

首先這兩都當過兵,威廉1951年生,1969年加入了海軍陸戰隊當廚子,估摸是太無聊,到1973年他又投奔陸軍,完成了跳傘訓練後他被分配到101師憲兵部門謀了個小隊長的職務。

邁克爾54年生,在1972年加入陸軍,後來也加入了跳傘訓練,之後被分配到101師憲兵部,他們兩人就是在那兒認識的。

這兩人私底下關係怎麼樣我不知道,但他們共同點挺多的。在部隊服役期間表現都不錯,愛玩槍,甚至連搶銀行這種陰間愛好都能走在一起,最誇張的是他們老婆也特別容易死。

比方威廉的第一任老婆在醫院的衛生間裡被人綁著割喉而死,邁克爾的第二任老婆在家裡被霰彈槍爆頭而死,這兩當時都被認定為嫌疑犯,但最後沒被起訴...

好了我們繼續回到主線,大約在1983年,他們兩一起退伍。然後到邁阿密從事園林綠化,庭院修剪業務。本來這兩人或許也能因此過上穩當的日子,但1985年一件事兒改變了他們人生軌跡。

當時這兩兵痞在報紙上看到有人在賣自動售貨機,他們尋思現在滿大街都是這種貨櫃機,擺在路邊賣也不需要啥人工,躺著賺錢真香。于是他們向這個叫厄爾的人以1萬美元的價格訂購了10台自動售貨機。但等機器運抵之後發現全是壞的,這兩兵痞是好惹的麼?

幾番要求退貨的交涉不成之後,兩人拿著槍上門物理討債。厄爾看到這兩楞頭玩硬的也慌得一P,于是推諉說明兒我們就去銀行取錢,早上咱們先在銀行隔壁餐廳喝個咖啡等他們開門。

厄爾很明顯是個大屁眼子,那個餐廳每天早上都會有條子在裡頭啃甜甜圈。當他們一進門,厄爾就跑去條子那邊說,「員警叔叔這兩人綁架我,他們有槍...」

員警隨即扣住兵痞,搜身,搜車,但啥也沒發現,因為他們那天早上就沒帶武器。這事兒就這麼不了了之,兵痞後來找了個律師起訴厄爾,但程式還沒走上,他們兩就已經在後來的槍戰中掛了。

也許是經歷過這事兒,兵痞的三觀開始變了。他們看到厄爾被槍指著時那種驚慌失措,尋思不管有沒有自動售貨機這檔子事兒,用槍頂著別人腦袋都是能來錢的,所以從1985年10月開始,這兩人也沒心思搞勞什子綠化修剪了,一門心思幹劫匪這個行當。

85年10月4日,兩人槍殺埃米利奧,偷走了他的金色雪佛蘭Monte Carlo用于作案,然後他們將屍體丟在一個鳥不拉屎的坑裡。

85年10月9日,兩人在一家速食店門口搶劫一台Loomis押運車,盜走40萬美元

85年10月10日,兩人試圖搶劫一台富國銀行的押運車,在打開廂門之後與押運警衛駁火,隨後逃跑。其中一名警衛傷重死亡

85年10月17日,兩人試圖去搶巴內特銀行 ,在門口撞到了9號那天搶劫過的Loomis押運車,警衛都是同一波人。

警衛:MD還來?這太不把我當人了吧?

隨後兩邊交火,兵痞逃竄

85年11月8日,兩人搶劫佛羅裡達國家銀行,但只盜走了一個裝有1萬美元的出納袋。可能是覺得1萬太少,他們隨即又去了邁阿密專業儲蓄銀行,搶走了41469美元。

1986年1月10日,他們在公路上截停巴內特銀行的押運車,搶走54000美元,到此時為止,他們作案開的都是那台偷來的金色雪佛蘭Monte Carlo,但這次在逃竄時遺棄該車,畢竟這車已經被盯上了。

1986年3月12日,兩人又搶了一台黑色的雪佛蘭Monte Carlo,並槍擊了車主約瑟,將屍體也丟在之前那個鳥不拉屎的坑裡,不過約瑟夫神奇的重傷未死,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看到邊上已經爛到發蛆的埃米利奧,嚇得不輕,趕緊報警。

(警方根據約瑟報警後的描述而繪製的兩兵痞草圖)

86年3月19日,兩人又跑去搶巴內特銀行,得手8338美元。

在這個階段,FBI已經盯上了這台黑色雪佛蘭Monte Carlo,但他們還不能確定這台被盜的車是不是和近期以來的一大票銀行劫案有關係,所以他們只是嘗試著在全城搜索車輛並觀察嫌疑人的動向。(比方蹲在各個銀行門口觀察是否有黑色的雪佛蘭來踩點)

到1986年4月11日早上,11台車,14名FBI開始繼續巡邏,到9點30分左右,FBI發現了疑犯車輛,接下來就是[高·潮]部分。

我們先依照上圖看,當時是FBI1/2/3號車去截疑犯駕駛的黑色雪佛蘭。FBI:2號車直接從左往右撞擊疑犯,導致其偏離路線並截停。疑犯車右側是兩台吃瓜社會車輛,而後FBI:1號車開到後面擋住雪佛蘭的倒退路線,隨後槍擊開始。

我以每個人的視角去展開,這裡先扯一句,當時威廉拿的是一支史密斯·韋森3000型12號口徑泵動式霰彈槍,邁克爾拿的是Mini14半自動步槍。

2號車,馬納佐:

這哥們本來就做好了槍戰準備,所以早早的就把自己的轉輪手槍拿出來放在副駕駛座位上,結果撞擊疑犯車輛時手槍掉到了地板上。馬納佐試圖去撿,但隨後他被威廉用霰彈槍擊傷頭部和背部,然後他就打開車門溜了到了馬路對面西側的矮牆後面全場醬油。這哥們也是案件中唯一一個一槍未發的主,要不是馬納佐這個姓看起來是義大利的,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法國血統。

3號車,漢隆和米拉雷斯

三號車也參與了截停,撞擊之後自己失控一頭栽進了路西側的牆上。漢隆在撞擊時丟了自己的.357轉輪,但好歹還有一支.38SP轉輪,隨後開始跑到FBI:1號車後邊朝疑犯車輛射擊,在交火中右手負傷。

米拉雷斯是個猛男,拿著雷明頓870和一支轉輪跑到FBI:4號車後頭朝疑犯射擊,左臂被Mini14擊中,受傷很慘。最後是他擊斃了兩個兵痞,不過這個待會再說。

1號車:格羅根和多芬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