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越活越幸福的人,拼的還真不是愛情

珮珊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夢華錄》中的三位娘子趙盼兒、孫三娘、宋引章,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筆關于別人的傷心史。

趙盼兒給歐陽旭置辦田產,供他讀書,等著有一天安心地做賢妻良母,成為他背后溫柔嫻淑的女人。

為了這一天,她提前做了許多準備,給自己置地、轉換身份,她能為歐陽旭想的都想到了,卻唯獨沒有料到歐陽旭卻背信棄義。

為了自己的前程,他應允了貴妃的賜婚,決意要娶高官的獨生女兒。

宋引章是位不食人間煙火的琵琶女,為了一個只相識15天的別人,賭上了前程與之私奔,可別人一得到手,就露出了本來面目——他要的是她的錢。

為了能從宋引章那里弄到錢,他打她虐她,把她當成一條狗對待,從來沒有考慮過她的尊嚴和安危。

而孫三娘為了自己的別人當了屠婦,賺取的錢給別人拿去當彩禮。

為他生兒子時難產,痛了兩天兩夜。可是別人發達了,卻與別的女人勾搭,連兒子也背棄她。

這三位女人, 前半生都把一輩子的幸福押到了別人的身上,到頭來卻發現竹籃打水一場空,甚至還差點賠上性命。

孫三娘被丈夫休棄后,娘家也無安身之處,她覺得人生沒了指望,跳進了江里。所幸,趙盼兒救了她。

宋引章過得生不如(ㄙˇ),還好忠心的婢女向趙盼兒求救,她們一同上演了一出戲,才讓她逃離水深火熱的生活。

其實,趙盼兒在德叔回到退婚時又何嘗沒有意識到自己所托非良人,只不過心有不甘的她,為了僅有的一線希望千里尋夫。

可事實上,人心是最難測的,當你產生懷疑的時候,其實你知道那便是事實。

好在這三位被情所傷的娘子,痛定思痛之后,終于意識到了女人這一生想活得高級,只有靠自己來爭取。

其一,懂得好好愛護自己

亦舒說,人真的要自己爭氣。一做出成績來,全世界和顏悅色。

《夢華錄》中的張好好是京城第一花魁,她歌唱得連官家和皇后都為之展顏。

而且張好好雖身處樂籍,但不自輕自賤,活得堂堂正正、不卑不亢。

在來到京城之前,無論是趙盼兒還是宋引章,都對自己的身份是有所忌諱的。

可是看到了張好好后,她們對自己的人生重新有了審視。

三位娘子打定了不離開京城的決心后,便做出了此后余生只依靠自己的打算。

為此,她們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開起了茶坊,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

宋引章也發揮了自己的特長,去教坊司應聘了琵琶教頭,有了固定的收入。

從前,她們認為幸福就是有人愛有人不嫌棄她們,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別人。

可是自此以為,她們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有了堅定的意志。

愛情也好,婚姻也罷,只能是人生的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其二,經濟獨立,有愛自己的能力

作家亦舒有一句話,經濟如果不能獨立,則什麼都不用談。衣食住行全靠他人施舍,卻口口聲聲不愿做附屬品,哀莫大焉。

對于一個人來講,如果只能依附于別人而生活,終將會受到唾棄。

宋引章是江南第一琵琶手,所賺不菲,可那時她卻只想覓得如意郎君,從此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最終受到了蒙騙。

可見,當你想走捷徑的時候,生活必然會欺負你。當她終于明白,靠著自己的手藝吃飯,不卑不亢時,她就具備了獨立生活的能力。

趙盼兒不顧阻攔執意開茶坊,是因為她懂得顧千帆能夠幫她,但她不能一直靠他的施舍,那樣的話,即便他再愛她,她內心卻無法與他站在平等的位置上。

不能被人尊重,活得卑微,每花一文錢都是伸著手向別人要的,又怎麼可能活得高級呢?

即便是在封建舊社會,女子不用為生計犯愁,但有娘家豐厚嫁妝支撐的女子,也遠比靠別人生活的女人,活得更有尊嚴。

其三,凡事「領的清」不把幸福寄托在別人那裏

人活著,就要有自己的目標,而不是稀里糊涂地,過一天算一天。

一些女人感覺不幸福,就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真正該做什麼,盲目地以為對別人好,便是最大的付出。

然而把感情當成人生的重點,最終很容易傷痕累累的。

比如孫三娘對生活最大的期望就是兒子能考取功名,讓她有一天鳳冠霞帔。

宋舊章把周舍當成一生的依靠,對他的索取有求必應。

趙盼兒為歐陽旭鋪好了一條通往仕途的路......

她們都把人生的幸福寄托在他人身上,可是她們卻低估了人性。

等她們終于意識到幸福的權利也可以把控在自己手里時,她們的人生才可能越來越好。

生活中,越來越多的女人意識到了經濟上要獨立,意識到了自己一定要爭氣,才能夠讓日子越來越好。

可是卻仍舊有一些女人把幸福建立在他人的基礎上。

然而世事難料,如果不能活得清醒,萬一遇到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又該如何應對?

女人想要活得更好,就要從內到外,徹底摒棄以往陳舊的思想,脫胎換骨一般,把人生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只有這樣,才能活得越來越高級。

但愿每個女人都能夠想清楚這幾個道理。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