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失婚只要女兒凈身出戶!丈夫笑酸「你能活下去,我手板心給你煎魚」:事業騰飛女兒各個成才

珮珊 2022/06/14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一次,杜月笙到一家川菜館吃飯,因為店家生意太好,門前排起了長隊。

杜月笙雖說在上海灘叱咤風云,卻也知道不能壞了店家名聲,只好跟在隊伍末尾等位置。

沒想到這一等就幾刻鐘,杜月笙終于等得不耐煩了,他臉色難看地對服務員說:

「告訴你們老板,趕緊擴大店面。房東不同意,就報我的名字。」

得知此消息后,老板娘立馬去找房東商量,很快就擴張了店鋪規模。

這家飯店,名叫錦江川菜館,它就是如今上海豪華酒店系列品牌——「錦江飯店」的前身。

這家店最初火爆人氣的背后,離不開一個女人的苦心經營,她就是董竹君。

1900年,董竹君在上海一個貧民窟里出生,父親是黃包車車夫,母親是傭人。

盡管家里沒啥錢,但父母還是想盡各種辦法,籌錢讓董竹君念了私塾,希望可以通過讀書改變命運。

然而,董竹君13歲那年,父親病重,家里借了很大一筆錢來給父親治病,董竹君也只能中途輟學,被抵押給青樓做「清倌人」。

董竹君生得清麗出塵,還有一副好嗓子,很快就成為了青樓里的頭牌,很多客人慕名前來聽她唱歌,她每日的收益也很可觀。 而董竹君每天想的,卻是如何逃出去。

雖然當初抵押的時限是3年,但她明白,自己現在風頭正盛,是個妥妥的掙錢工具,到時候時間一到,這里的人不會輕易放走她。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熬著過,她終于等來了一次機會。

那天,堂子里來了一群舉止不凡的人,其中有一位青年才俊,自顧自聽歌品茶,不像其他人一樣開董竹君的玩笑。

這個男人,就是時任四川督軍夏之時。

當時,夏之時為了避人耳目,特意躲到青樓和革命同志聯絡,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董竹君。

兩人一對上眼,就動了心。

然而后來,夏之時提出要為董竹君贖身,卻遭到了董竹君拒絕。

董竹君明白,如果今日答應他為自己贖身,那以后必會被看低一等。

夏之時信誓旦旦地向董竹君保證,今生一定不負她。

在確定了夏之時對自己的情意后,董竹君大為感動,也開始「謀劃」逃出青樓。

不過,她并沒有接受夏之時給的贖金,而是留下了自己這些年全部的積蓄為自己贖身。

這天,她灌醉了保鏢,將自己平時攢起來的金銀首飾留在了青樓,當作贖金逃了出來。

當時,夏之時處境也十分危險,袁世凱正在懸賞他的項上人頭,他只能躲在日本租界的小旅館里面。

董竹君與夏之時結婚前,曾約法三章:不做妾;要讀書學習;男主外女主內。

達成共識后,兩人簡單地舉行了婚禮,一起去了日本。

在日本,董竹君一邊照顧家里事務,一邊上學,用了四年就修完了東京女子高等師范學院的課程。

后來,夏之時回國任職,他不放心董竹君,給她留了一把ㄑㄧㄤ。

此舉有兩個意圖:

一、你可以拿來防身用,護自己周全。

二、如果你董竹君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就用這把ㄑㄧㄤ自絕吧。

董竹君是個通透的人,她意識到丈夫對自己并不是百分比信任,心中很是失落。

后來,在丈夫的要求下,董竹居放棄了赴法留學的機會,返回四川,和夏之時家人一起生活。

因為她的出身,公婆認為門不當戶不對,看不上她,處處為難她。

但董竹君卻不在意,反而更加努力,學習生活技能,把家里打理得井然有序。

這幾年,她贏得了親朋好友的夸獎,也贏得了公婆的認可和尊重。

1919年,夏之時被革職,事業上的困境,讓他變得一蹶不振,還染上了ㄧㄚ片的惡習。

他將自己失意的情緒發泄在董竹君的身上,嫌棄她只會生女兒,喝醉了對她拳打腳踢。

這一切,董竹君都忍了下來,她相信日后會有所好轉。

然而終于生下兒子后,她發現事情并沒有改觀。

夏之時重男輕女,他不 讓女兒上學,這直接觸及到了董竹君的底線。

甚至有一次女兒生病,夏之時卻在牌桌上不管不問。

董竹君徹底醒悟了,曾經寄希望帶她脫離苦海的那個人,又把她帶入了另外一個深淵。

1929年,她決定與夏之時失婚,凈身出戶,唯一的要求就是帶走四個女兒。

簽了分居5年的協議后,董竹君準備帶著女兒去往上海。

臨走前,夏之時還嘲諷地說:「你要能在上海站住腳,我用手板心煎魚給你吃。」

當時正值動蕩時期,她一個女人帶著四個女兒在上海生活過得十分困難。

剛開始,一家人靠著典當衣服首飾生活,后來董竹君東借西湊,籌集了一點資金,創辦了一所紗管廠。

然而,好景不長,日軍進攻上海,董竹君的廠子被炮擊,只能停工。

走投無路的董竹君,幸運地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貴人,這人是四川商人李崇高,他資助了董竹君2000大洋。

董竹君說什麼都不肯白拿,在李崇高的說服下,她寫了一張借條。

隨后,她用這筆錢在上海開了一家川菜館,后改名為錦江飯店。

由于裝修設計有質感,菜品口味絕佳,服務上流,錦江川菜館很快就成為了當時上海灘的「網紅店」,店里每天都非常火爆。

當時,上海灘有頭有臉的人都愛來錦江川菜館吃飯,杜月笙、黃金榮等都是這里的常客。

董竹君以剛柔并濟的氣度、果敢堅韌的性格,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晚年的董竹君,日子雖平淡無波,但也終于享受到了自己一生渴求的安穩。

1997年,董竹君因病離世,走完了這傳奇坎坷的一生。

她將自己97年的人生故事,寫在自傳《我的一個世紀》這本書中,以傳后世。

年幼時,深陷青樓,她卻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希望。

面對不幸福的婚姻,她及時止損,帶著女兒樂觀堅強地生活。

認清現實失婚之后,她也從未說過夏之時半句不好,只顧自己努力經營事業。

從青樓女子,到都督夫人,再到商業大亨,董竹君用自己一路逆襲的人生,展現了一個女人最好的活法,不依附,全憑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